今日热点

《红树林》

作者:admin 2020-07-16 我要评论

从一张纯白的宣纸,到一张犹如花团锦簇的彩墨画,最后纸上所有颜色融为一体只显现出深不见底的紫黑,作为女副...

  从一张纯白的宣纸,到一张犹如花团锦簇的彩墨画,最后纸上所有颜色融为一体只显现出深不见底的紫黑,作为女副市长的林岚一生的起起伏伏跌跌荡荡,皆因一个让人苦笑不得的马叔。爱,带给人快乐幸福;恨,激励人一步登天。

  在《红树林》里,莫言创造性地设计了第一人称“我”作为全知的观众似得剧中人,用第二人称“你”叙述着小说中人物的故事,这是《红树林》的魅力所在。莫言用零零碎碎的历史片段拼凑了一个完整的历时半个世纪的故事,而“我”的创造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性,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第一人称叙述无法面面俱到的缺陷,使一个故事,众多人物以及这些人物的语言,动作甚至心理活动,内心深处的情感都360度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我”就像女主人公林岚的影子一样,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全知全能,通过“我”的叙述,将一个珍珠般美丽的女市长那体肤伤痕累累心灵血迹斑斑的人生历程传达给了读者。

  有时,“我”就是林岚的一个隐形恋人,在小说第一章作者采用倒叙开头,讲在一个暴风雨过后的深夜,南江市副市长林岚疯狂驱车到她海边的秘密别墅,而“我”这个叙述者在这一章里就像林岚的亲密爱人一般安慰着林岚破碎的心灵,温柔地安抚她的美丽的身体。而有时,“我”又是林岚的同学,通过“我”的回忆,让读者了解林岚与马叔青年时代朦胧单纯的初恋,到后来因为误会而分道扬镳的点点滴滴。同时通过“我”的叙述,让读者看到了林岚是怎么样一步一步中了金大川,地委秦书记等的圈套,失去身体,失去爱,失去灵魂的血泪史。

  小说有现在和过去两条时间轴,因为全知的“我”的存在,方便而自然地使故事在现实和历史中不断转换交替,在叙事上阻断了故事时间的连续性。比如每当如今现实中的副市长林岚暴露人性丑陋的面容之时,“我”就会告诉读者少女时代的林岚是多么的美好可爱。“我”既是林岚故事里的旁观者也是参与者,作为旁观者,“我”理所当然地诉说着自己心爱的人的现实遭遇,表现出无奈的心理,使小说得以展开。又作为参与者来与主人公同悲同喜,一起回忆曾经拥有的过去,以此来完成作者历时的叙述。

  有时,“我”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林岚,一个林岚灵魂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在《红树林》里时时看到“我”和林岚之间的对话,就如一个现实中的林岚和一个本真的林岚在价值观上发生激烈的冲动一般,“我”总能一眼看穿林岚丑陋的想法和邪恶的念头,而这时“我”,即本真的林岚就会和现实中的林岚对话。一方面,其实这些对话是典型的心理活动的描写,但是莫言永远不会让读者感到厌倦,他是个善于创新的作家,他打破常规心理描写的模式,用“我”与你对话的特殊方式,来表现林岚的心理感受和心理状态。通过与“我”这个全知叙述人的对话,人物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和情感就能真正敞开,这比起传统的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对话来得更为直接,更为袒露,使读者获得了一个心灵泣血的真实女性形象。另一方面,《红树林》里多次出现的“我”和你的对话,可以理解为是现实生活中的副市长林岚与内心真实的自己的对话,还可以理解为读者与人物的对话和评价,它最大的功能是缩短了读者与人物的距离。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红树林》

    《红树林》

  • 2020母亲节手抄报简单漂亮 怎么

    2020母亲节手抄报简单漂亮 怎么

  • 连锁酒店品牌有哪些?速8酒店

    连锁酒店品牌有哪些?速8酒店

  • 碎石机丨碎石机价格丨破石机

    碎石机丨碎石机价格丨破石机